三地音乐家跨越时空 共同奏响《武汉十二锣》

三地音乐家跨越时空 共同奏响《武汉十二锣》
悠远的十二下编钟声破空传来,好像前史深邃的回响。经过5G网络,这段来自湖北省博物馆的声响同步传到了坐落上海的表演现场。闻名作曲家、指挥家谭盾站在舞台中心,环绕着他的不只要六面巨锣,还有多扇屏幕。日前,凭借网络的衔接,坐落上海、武汉、纽约三地的音乐家跨过时空,一同奏响了谭盾的新作《武汉十二锣》。  谭盾将这部著作描绘为“声响的纪念碑”,他把这段时刻以来有关人生万物的考虑尽赋其间。在《武汉十二锣》的暗地纪录片中,谭盾泄漏,开始有创造的主意,是在不久前去往比利时的飞机上。那时,国内的疫情十分严峻,他在报纸上读到报导后,心中十分不安。  谭盾对湖北有一种特别的情结。1997年香港回归时,他曾创造了《交响曲1997:天·地·人》,闻名大提琴家马友友担任本曲独奏,张学友献声歌唱。这部著作也用到了编钟的声响,为此,谭盾与马友友在武汉待了很长时刻。“我对湖北的编钟、湖北的锣、湖北的古乐器、湖北楚文化和古音乐的手稿很有爱情。”谭盾说,“在飞机上听到发动机的声响,我总觉得像武汉的锣声。”  武汉铜锣在音乐界享有盛名。铜锣是最早进入西洋管弦乐队的我国乐器之一,武汉铜锣工艺独特、定音精准、音域广大,是全国际交响乐团的必备乐器。谭盾说:“无论是贝多芬仍是马勒的音乐,非有武汉的锣才干奏不行。十二这个数字则是我国文化的沉积,十二时辰、十二生肖……十二是我国文化的图腾,是人类生命的暗码。”女高音吟唱的歌词“海枯石烂,万物和兮。六合与我,大焉为一”,来自老子的启迪,两千年前古人的才智仍然能够喻照当下。  2月15日,《武汉十二锣》在安特卫普伊丽莎白音乐厅首演。当晚,谭盾就表明必定要带这部著作回家,但随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,简直一切的歌剧院、音乐厅和交响乐团都陷入了阻滞状况。“约束是创造的源泉。”疫情尽管让我们暂时无法相见,但网络还在,它催生了这次颇具未来感的表演,科技与陈旧的我国文化磕碰出了异样的火花。  在这场音乐会的“云直播”中,来自我国、美国、俄罗斯、德国、法国、日本、韩国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音乐家们被网络牵引到了一同,同奏一首乐曲,其间,六面铜锣在上海,编钟在武汉,其他六面铜锣和弦乐演奏家、女高音歌唱家远在纽约,观看这段直播的观众超过了7000万。“忽然觉得国际很小,便是这十二面锣,将全国际的心都揪在一同了”,谭盾慨叹道。  《武汉十二锣》的英文标题“12: Prayer and Blessing”愈加直接,“祈求和祝愿”是乐曲想要传达的力气。“当今国际,人与万物,人与人,唯有爱与崇奉才是安慰。而音乐是爱的使者,只要爱能让人类相依为命,和平相处,远离轻视与战役”,谭盾说。 本报记者高倩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